二号站:籃球不過境 經濟難好景

世事果真難料,NBA火箭隊總經理莫利(Daryl Morey)因在Twitter表態「支持香港,爭取自由」,引起內地全面封殺NBA,並在美國再次激發「中國威脅論」、「中國滲透論」爭議。更甚者,這將直接增加中美貿易談判的難度,事關現時兩國民眾皆群情洶湧,令雙方政府更沒空間妥協讓步,否則無法向國民交代。可以說,談判團隊由最初期望射入完美三分波(達成全面協議),到現在恐怕只求一分罰球(暫時停火)。

本港「反送中」抗爭4個多月至今,雖云「全球關注」,但大家都知道,每個國家真正會關心遙遠國際新聞的人其實非常有限;例如在美國底特律一個車廠藍領工人,很難想像每日會花多於30秒留意香港風波,遑論因為這個遠東小島上的事情,影響他在明年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取態。至於內地14億百姓,關注香港事態自必然遠超乎美國人,但大多數民眾的生活也未感到什麼切身痛癢。

然而,這次火箭事件翻起巨浪,乃由於籃球在美國和中國分別屬於第二和第一受歡迎體育運動,而且籃球不像足球有英超、西甲、意甲、歐聯等多項頂級賽事,向來只由NBA獨霸獨大,其影響力可想而知。

舉例說,假設英超發生同類事件,某隊波領隊因「撐香港」遭內地全面封殺,屆時內地球迷仍可轉睇有美斯的西甲及有C朗的意甲,未至於「冇波睇」;惟內地若停播NBA,籃球迷就只能改睇水準差九班之CBA,完全不能「頂癮」。

另一方面,英超倘被內地封殺,收入下跌,充其量關乎英國一個國家,引起一部分球迷議論;可是現在NBA牽涉的不只美國,更觸發全世界籃球迷關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